楚城酒肆。

此坑是我开,周更使我栽。我发4,以后一定认真更新,看客老爷们原谅我……

巨龙与骑士

存个档。



  巨龙又一次来势汹汹地侵袭了王城。

  距离第一回巨龙被击败已有一年多了,人们秩序井然地向庇护所转移,甚至有大胆的年轻人淡定地呆在屋子里,毕竟有大名鼎鼎的王国骑士在啊。巨龙大概是来掠夺美人公主的。对于这个论断最怀疑的是骑士,一年之中的数次迎敌经验表明,巨龙似乎格外恋战,有时都会忘记自己初至王城的目的。骑士依旧按照如临大敌的流程,身披甲胄来到了城门战场。尽管目前还没有发生正面对抗,但巨龙的叫嚣挑衅也不容忽视。

  骑士看着笼在烈火中的巨龙,忍不住有些心疼。他见过巨龙的人形,是个阳光的男孩,至少看上去是的,约莫二十岁,遗憾的是巨龙总是在伤痕累累时才化为人形,实在令人叹惋又疼惜。也许是这条龙的修为还不甚深厚,总是化形不完全,尾巴还在身后摇摆,模样也只是个大男孩,这让骑士有种想摸他尾巴的冲动胜之不武的错觉,更令人头疼的是,举国上下无人能明了巨龙真正的企图,他每次都毫无章法地攻击没有公主所在的城镇,在数次交战中从未更换路线,也不停歇。

  骑士命令所有士兵都退回城门内。十分钟前,巨龙伸出大掌,费劲地分出一根指头来,指向骑士又指向自己。大多数人都没能弄清他的意图,只以为这是什么战术,纷纷握紧手中武器警惕防备。巨龙看着将士们的动作,恨得向空中喷出一条火舌来。这下就连骑士也皱了皱眉头,在心里捏了把虚汗。骑士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我要跟你单挑。”他四下环顾,没人凑过来。“是本大爷,你抬头找。”还挺得瑟。

  不得不承认,骑士面对这样的垃圾话,回想屡战屡败的我巨龙战斗史,他,轻敌了。于是,虽然屡战屡败却也屡败屡战,怎么算也比区区人类活得久很多的“弱鸡”巨龙,掳走了王国最善战的骑士。

着迷于你的眼睛,银河里有迹可循。

退圈,出坑,不会再有产出了,大概。
这么久以来感谢各位的关照与支持,不过很抱歉,要辜负你们的厚望。
在此祝各位一切顺利。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在内心嘀嘀咕咕指指点点。

不占tag了。小插曲,少天心里暗想。

“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肮脏的py交易。”
“我不听,也不看。”

【周喻】雪地上盛开的鲜花(一)

  ※退役设定

  ※ooc有

  ※更新缓慢,巨坑
    
     ※其实上一条是假的,我会好好更新的。

  ——————正文——————

  #突然好想你,于是就来见你。

  喻文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周泽楷。

  此刻,黄少天正搂着喻文州的肩,而周泽楷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杵在他们前面。周泽楷把目光投向喻文州,四目相对,说不出暧昧还是尴尬。

  黄少天打量了一下两人之间的微妙架势,他最先打破了沉默:“哟这不是小周吗?拿着玫瑰是准备送给女朋友,呃还是男朋友?哎总之祝99啊”周泽楷只是盯着喻文州,没有理睬黄少天的搭话。

  黄少天冲着街边带着浓厚节日气氛的商店挤挤眼睛,叹了口气:“哎三个人在这愣站着干什么,小周你不用去和对象过节吗捧着束花跟我们队长面前瞅什么瞅啊?我还要跟队长去约……”

  没等他把话说完,喻文州抢先一步冲周泽楷笑了笑:“周队好久不见,情人节快乐。抱歉,我们先失陪。”喻文州看着周泽楷放大的瞳孔,牵起身边人的手打算离开。

  跟着喻文州逃也似地离开不明所以的气氛,黄少天强行把到嘴边的疑问咽了回去。不过周泽楷虽不多言,但也不愿就此作罢,跟在蓝雨前任正副队身后。

  让少天在其中左右为难实在不是理智之举,喻文州的脚步慢了下来,抿了抿唇松开黄少天的手。“少天,我跟周队有点私事要说,你能……到那棵树下等我一会吗?”他抬抬下巴示意,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就算是个路人也看得出他和周泽楷的怪异,黄少天没有拂他的面,选择了回避。

  待黄少天在指定地点站定,喻文州盯着对面男人手中的花开口道,“小周,今天是情人节。”

  “嗯。”

  “我们是敌手。”

  你是蓝雨的队长,我是轮回的队长,可都是曾经而已。周泽楷暗想。

  “是的。”

  “那这样的会面算什么,退役选手友好交流要带上队友一起玩的。”

  “……”

  谈话看起来不是很顺利,这时喻文州才提出了本应在对话开始的问题,“小周,你来干什么?”周泽楷似乎在发愣,半晌才回答他。

  “想你了……所以来见你。”

tbc.

实名制哦。

【喻叶】墟里烟(一)

※退役后同居设定,之后会开墟里烟的前篇。
※总之这是个类似于悬疑的坑。谈情说爱的故事将在前篇呈现。
※第一章的肉会在这周内补链接。
————正文————
  (1)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天刚亮。阳光透过窗帘的间隙洒进房间,正投在这张双人床上,自己的爱人脸颊上。因为光线的缘故,喻文州的头发和眉毛都是是棕黄色的,像混血儿似的。他的其他五官并没有什么特别,除了那一双眼。就算沉溺在睡梦中紧闭着,也能大致看出那仿佛笑意盈盈的眼。

  叶修凑上去吻了一下。

  不知是这一举搅扰了人的好梦,还是本来就醒着,总之结果是喻文州也睁开了眼。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停在半空中的叶修,一双眼笑了起来。

  “叶神,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这床被子轻,盖着舒服。”

  “哦,我睡得也挺好。休息好了才有力气啊。”

  喻文州说这话的时候,叶修自以为不动声色地往被窝里钻。

  “前辈,同为男人,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他意味深长地盯着叶修的脸庞,手却在被子的掩盖下做起了小动作。

  叶修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牵着,覆在了什么东西上。不消片刻,他便反应过来,这叫——晨勃。

  (2)

  叶修再次睁开眼,夜幕已经沉了。

  看见床上的一片狼藉,不禁老脸一红,心想这年轻人精力太旺盛了。于是弓起胳膊肘去碰碰躺在身侧的人,却扑了个空。

  叶修咬牙坐起身,一手扶住自己的腰,环顾四周试图找到这始作俑者的身影。然而房间里空荡荡的,他听见挂钟滴答作响。

  十一时三十一分。

  叶修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簿,拨通了位于电话簿扉页的号码。

  这个本子的主人原是喻文州。叶修没有手机,加上那阵子才与喻文州开始同居,出门迷路也不知道联系方式。喻文州这才专门把这个本子摆在显眼的位置,让叶修每天早晨起床先把他的电话读一遍,念多了就记住了,免得找不到家门。叶修还记得喻文州说这话时脸上强忍着笑意的神情,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这个小朋友是不是也找不到家门了啊。

  回应他的却是空号提示的女声。叶修对着电话簿一位一位地重新输了一遍。依旧是空号。

  叶修挑了挑眉,不能把这电话本上所有电话都写错了吧。他试着按下黄少天的号码。

  …嘟嘟。

  “喂老叶都这么晚了你抽什么风给我打电话啊想pk了吗退役太久手痒了?还是说你想请我吃宵夜那得请两人份的啊周泽楷也没睡呢唉算了本剑圣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就不欺负你这个万年单身汉…”

  “等等,你刚说我,单身?”

  “难不成你趁我们都不知道的时候谈恋爱了啊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老叶你可以啊这才几天不见你就找着对象了…”

  “黄少天你别给哥装傻啊。我打电话是想问你,知不知道文州上哪儿去了啊?”

  “文州?那是谁啊你对象吗我连见都没见过我怎么知道他去哪儿了啊?!怎么了老叶你是不是跟。人家其实是一夜情然后被甩了啊??”

  “哥没跟你开玩笑。这大半夜的,你不知道就把电话挂了吧,别浪费哥电话费啊。”

  叶修心里有点忐忑。如果少天是在开玩笑,这未免也太不合时宜。可假如他是认真的……蓝雨的副队长不知道蓝雨队长的存在?这怎么说得过去,那他这些年的比赛都是跟谁打的。叶修边想边掀开被子往厨房走。

  水杯只剩一个了。

  喻文州添置家具的时候本来想买情侣杯,叶修立刻就驳回了,理由是两人定然都不会用女款。因此两人买了两只一模一样的水杯。但现在只剩一个了。

  叶修随即把整个房子的摆设都看了一遍。所有成对的东西,准确来说,属于喻文州的一切全都不见了。

  他点燃了一根烟。他想,喻文州该不会被老头子威胁了吧。

  正当这时,他听见一阵嗡嗡的声音,似乎是从客厅传出的。

【百日喻王-76】同林(二)

※ABO世界观,雷慎入。

※密密麻麻的私设。

※不知所云的肉渣…

※就是想发挥单亲爸爸的魅力XD

————正文————

  说起和王杰希的交集还要追溯到六七年前。那会儿两人都是大学生,不知道在哪找的黑心商人,没管俩人的性别,硬是便宜的租给了两个绝对不能住在一起的单身Alpha和Omega。喻文州是G大第一临床学院的高材生,正如火如荼地准备着争取出国留学的机会,得有个住的地儿安顿下来,所以知道这事也就问了问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这另一个当事人王杰希,Z大法律系,了解情况之后也没什么表示,房子就这么定下来了。

 
 

  就喻文州那些日子的观察来看,王杰希总是独来独往,有点高冷,不太好相处,不过和一个Alpha同住一个屋檐下,也不能和人多亲密啊不是,喻文州这么想着。但有时他也暗自打趣,孤A寡O共享一屋,不发生点什么真对不起俩人的性别。

 
 

  不知道是预言成真还是怎么,还真的就出事了。

 
 

  喻文州从没关心过王杰希的发情期都怎么熬过去的,估计是平时靠磨,发情靠熬的主。喻文州这些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他做事谨慎,为别人着想多一些,也就不去找什么419,全靠自慰和抑制剂过活。

 
 

  那天打一进门起,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信息素,餐桌上摆着几个饭盒,还剩下不少菜。喻文州只把鞋子踢掉,扔在门口便冲到桌边,结果发现了发情发到椅子下面的王杰希。他下意识伸手去扶王杰希,手心的皮肤刚沾上袖口的那截腕子,就死活揭不下来了。王杰希身上尽是汗,手腕烫得吓人,属于Omega的甜香冲击着他高速运转的脑袋,迅速钻进喻文州每个喘气的细胞。

 
 

  房间里的温度其实不高,两个穷学生的合租室里无非就有个电暖器,此时放在王杰希离得八丈远的卧室的门口,形同虚设。同样形同虚设的还有任何正常Alpha的理智线,喻文州进退两难,再往前凑能管住自己的概率趋于负数,再往后退有点对不起自己的性别。自己怎么那么乐于助人呢,他想。

 
 

  王杰希没力气抽空观察喻文州的表情,只是在Alpha的气息包围上来的时候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种强行标记的例子并不少见,摊上对方是还算有好感的Alpha已经是万幸,可眼下的两人心里都还不清不楚,却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王杰希顺着声音看下去,见喻文州脸色烧红,眼底像要滴血,双手已然锢上自己。他喘气的声音越来越粗重,直到缺氧到窒息边缘,才仰起头,能看得出他克制着情欲,湿漉漉的眼睛正盯着王杰希。

 
 

  喻文州刚才那一串动作表现得再自制,也只是个年仅18岁的正常Alpha,被发情的Omega近距离撩拨到这个程度,身体和心性早已勾得七荤八素,生生逼到被动发情,长这么大以来头一回遇到这种状况,他甚至还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就被直接放倒了,现在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他本能地向王杰希求助:“室友互相帮助一下呗…”

 
 

  王杰希心里一阵悲鸣,早知道躲不过这一遭,自己当初为何要图个便宜以身犯险。到了这份上,撂摊子走人纯属管杀不管埋,不是个文明社会人的作风。

 
 

  他借着喻文州的手劲努力直起腰来,和喻文州的视线保持高度齐平。

 
 

“……同学,你做的时候注意一点,别标记上了,不太好办。”

  喻文州用几秒钟发掘了这句话的隐藏信息,他试探性地向前凑了点,双臂搭在对方腰间,使力把人扶着抱进怀里,王杰希没有躲,抬头迎上他迫不及待贴上来的嘴唇。

 
 

  肌肤相亲的触感让喻文州的嗓子里挤出一声满足的闷哼,他抱着这副瘫软无力的身子放到餐桌上空着的地方,俯身再次吻了上去。王杰希后背硌得生疼,腰又用不上力,他费力地抬手戳了戳喻文州的腰眼。喻文州却是读懂了他的意思,三下五除二地脱了自己的抓绒外套垫在了他的身下,王杰希觉得身下又软又暖和,刚没一秒钟,王杰希便倒吸了口凉气。

——tbc.——

※不知所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