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城酒肆。

此坑是我开,周更使我栽。我发4,以后一定认真更新,看客老爷们原谅我……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整理文库啦.









天空被乌云笼罩着,细密的小雪花随风飘扬,在这种天气状况下雨伞完全成了摆设。行人们拉紧大衣衣领匆匆踏过湿滑结冰的路面,意图寻找一个暖和的地方避难。


墓园里的人们则是在寒风中肃穆静立。

冬天的寒风毫不留情地往我没有拉好拉链的衣领里面灌。我不禁向有些单薄的衣服里缩了缩脖子打了个抖。

必须去活动一下,不然我会冻死的。我摸了摸冻得发红的鼻头一边这样想到。

简单地告之家属之后,我在一行人有些埋怨的眼神里转身离开那个充满令人窒息的悲哀悼念的地方。

墓园里整齐的竖立着一排又一排的墓碑,越向后走年代越久,建筑越精致。有些大英雄就睡在这里。

可惜,历史不断向前推进,英雄也开始渐渐被人遗忘。

当我登上纪念碑的台阶顶层,我惊异地看到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碑前站立着一个全身都是黑色装


院里的梨树开花了,满树的花朵嬉笑着挤在一起,天空白得就像雪一样。

我坐在摇椅上缓缓闭上眼睛,摘下老花镜连着手中的书一起放在腿上,椅子吱吱呀呀的声音和着风声充满了空荡的院子。

老婆子啊,你看这花美不?

你年轻时候就喜欢梨花,每年我们都要骑着自行车去梨园转转。

那时候的你真美啊,穿个白色的长裙儿,咱们班的男生哪个不迷的跪在你的裙下?哈哈哈……

我这么个穷小子能娶到你,上辈子一定积了不少德吧。

唉,现在老了走不动了,老梨园也推了。可惜哦…可惜。

不过老婆子,你看,咱们不用去梨园也能看到了。


沙哑的嗓音叨念许久也无人应和,张了张嘴又有些无趣地闭上。

梨花花瓣落在脸上,痒痒的。睁开眼看向身旁那张空荡荡的摇椅,沉默些许慢慢爬下椅子。背着手走过大树背面低头温柔地凝视那块墓碑。


娘子,经年不见,汝可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