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城酒肆。

此坑是我开,周更使我栽。我发4,以后一定认真更新,看客老爷们原谅我……

#K#

存梗啦.








伏八。

兩人在中學時期常去的甜品店相遇。

八田美咲

[來到街角的甜品店點了一杯焦糖布丁.坐在吧檯前用不鏽鋼小勺切下一塊送入口中.濃烈的香甜在喉中暈開.不禁誇讚起老闆來]老闆,還是你家的布丁最棒啊![看著眼前的大叔笑著與自己寒暄.正感慨其實這樣的下午也不錯.餘光卻瞥見一抹熟悉的藍色.偏頭一看果然是那個自己想見卻又不敢遇見的人.於是兩口解決掉手中的甜品.在老闆疑惑的目光中匆匆起身準備離開.不小心碰倒了高椅發出巨大的聲響.]

伏见猿比古

膠皮靴底踏在被曬得發燙的柏油路面全然被吞了聲響.步子也比往日更帶拖沓的懨氣.只有腰側佩戴的長劍不時撞擊著身體發出金屬的威嚴響動.不耐煩地嘬舌蹙起眉心.眼神隨意地掃視著路邊人際寥寥的店面.)啊啊...鬼天氣.熱死人了.(倦怠地拖著尾音暗自嘟噥著.不知不覺已然走回了國中時期常來的街道.只記得那傢伙饞嘴的緊.鐘愛街角的那家甜品店.如今也不知道如何了。抱著奇怪的執念稍微直了些身子慢吞吞地踱步過去打算看一眼便走.還未至近便聽見店中一陣嘈雜的動靜.下意識地目光尋向源頭卻詫異地發現對方正是自己心頭惦念的傢伙.不由得睜大了眼睛.)…………什?美咲你在這裡啊。

八田美咲

[耳朵精準地捕捉到一直以來想念著的聲音.心中泛起一絲喜悅.驚覺自己的心情馬上將感情壓制下去.側身扶起被撞倒的椅子.感受到驚訝的目光.垂眸避開人的視線.裝作不在意的樣子沉聲]嘁.

[拿起腳邊的滑板夾在腰側.走向眼前身著深藍色制服的人.刻意將目光投在地面上與人錯開.徑直走過比自己高出半頭的身形.一臉躲閃地與人擦肩而過直至走出店面.]

伏見猿比古

眸光毫不避諱地直視著人走來的身影.原本期待般地以為他會有什麼回應.拋出的句子卻宛若石沉大海全然沒了音信。嘖..這種無視的態度算什麼啊.心下馬上泛起一陣惱火.身子半僵在原地挪不動步子.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想脫口而出的諷語完全沒了方向.舌尖兒發澀片刻之後才慢慢的半側過身子.在人走出一段距離之後才聲音不大地叫住了人半帶著挑釁的意味開口.)……什麼啊美咲。跑來貪嘴被發現就打算慌亂的逃走嗎.

八田美咲

[毫不顧忌地向店外走去.聽到熟悉語氣的質問身體一頓.楞了一下回頭朝人低吼]我的去留跟你無關吧猴子?!少啰嗦!

[握緊了拳頭復又鬆開.轉過身接著自顧自地離開.意外地沒有使用滑板.而是選擇步行.臉上的不知所措對於迎面而來的行人一覽無余.風緩緩從耳邊掠過.身後傳來清脆的風鈴碰撞的聲音.眉頭緊鎖著.心中還在暗暗期待著什麼.]

伏见猿比古

即便是憤怒的敵意也沒有關係.我照單全收.如是明顯的挑釁終於將他有所激怒.因此繼續著攻勢眉鋒向上一挑.稍稍抬高了尾音揚聲沖人背影滿腔赤裸的譏諷.)和我無關?……的確.我和美咲你們這種成天混日子的混混可不是一個類型-(略略一頓唇角勾起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聲音壓低卻足以讓人聽得一清二楚.)啊.說回來.吠舞羅的工資現在也是少的可憐吧.連吃布丁對你而言都已經淪落為奢飾品的地步了嗎美咲-?

八田美咲

[內心還在享受著那個人喚自己名字的聲音.刺耳的譏諷卻清晰地傳入耳中.僅有一丁點兒的愉快也隨之消散.感到頭頂的血液加速流轉. 把手中的滑板扔向前方.同時跳起來踏在上面.借著落地的慣性回轉一圈朝著不遠處的聲源衝去. 滑輪與地面摩擦產生白色的煙霧.]不許你這麼說吠舞羅!你這個叛徒![越是這樣說著越是憤怒.赤紅的明焰在身體周圍燃燒起來.毫不猶豫一記重拳揮向人白皙的面龐.]


尊礼。

八田街头打架被青王逮捕,赤王去S4要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