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城酒肆。

此坑是我开,周更使我栽。我发4,以后一定认真更新,看客老爷们原谅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戏#

整理文库啦.








加拿大的秋天不冷不热反复异常,阳光却是一直灿烂得很。窗外枫叶成堆如火燃烧在地面,恍然一片灼焰跃动。

屋里人瘫在松软的沙发里蜷缩成团,描上精致金棕色的双眉带羞拢起红唇抿直,细长的手指捻着燃起的烟草弥漫出白雾,却不知是何时染上的陋习。挑眉自嘲嗤嗤地笑了起来,吸口烟嘴里萦绕呛鼻清凉的薄荷最后淹没在唇齿间化作一抹余香。想起了不久前的自己才被烟呛得口水鼻涕直流就觉得好笑。辗灭了才消耗几口的烟,听着篝火噼里啪啦燃烧着,随手把烟头扔进去,再添些柴,又悠哉缩回沙发里滋滋有味地看着狗血都市言情小说。熟悉的中文体字跃在颇为粗糙的纸上不免有些喜感,内容再怎么无聊也似乎忽然间变得有趣起来。

嘀嗒嘀嗒,秒针一秒秒转动齿轮摩擦出响声,平日视为噪音的声音响在耳畔竟生出几分困倦。把指尖蜷起收在手袖里,眼皮打着架享受难能安静时光。

“秋天…果然需要睡上一个好觉。”

睡意来袭,合上手中的软皮书籍,懒懒散散打了个哈欠,阖眸缓缓打起了瞌睡来。


  刺眼的光线被深褐色布帘隔离在窗外,室内的温度让人有些许困意。拉开厚重的窗帘,抖落的毛絮伴着滑轮滚过轨道的声音在空中跳起杂乱无章的舞蹈。眯眼看着玻璃上反射的光芒,左手搭在右臂弯处举过头顶,重心向后伸展着充斥着慵懒因子的身体。夸张地打了个哈欠,擦去眼角渗出的泪滴。

  转动银色金属锁柄,纯白的木门后是人蜷在沙发上的睡颜。传入耳中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和木柴噼里啪啦燃烧的响声。蹑手蹑脚地走到人身旁,生怕坐沙发上衣料与皮革摩擦的声音会吵醒人,只好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抱着搭在一起的脚踝,出神地望着人精致的面庞。

  有点心动。仿佛往日的情意在此刻一股脑地冲出来,冲昏了头脑。在人眼前摆了摆手觉得应该睡熟了,便凑近人脸颊,唇瓣轻柔地落下,触到对方肌肤瞬间的真实感令自己莫名觉得充实。想要尝尝眼前红润薄唇的念头闪现出来,平日迟钝的大脑此刻却灵敏地捕捉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