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城酒肆。

此坑是我开,周更使我栽。我发4,以后一定认真更新,看客老爷们原谅我……

叶落归根 一

♪新人写手文渣(ŐωŐ)习惯英标!

♪名字是随便扯的,与文章没什么太大关系(´∇`)

♪脑洞衍生文

♪岳飞×秦桧.慎入,,Ծ ̮ Ծ,,

————————————————

南宋绍兴十一年腊月廿九.

  夜幕笼罩着大地,寒风裹着雪粒在空中翻飞.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通宵营业的店铺也早早地打烊了.街道安静得诡异.暗淡的星空之下,整个临安城死气沉沉的.

  城东一座院落的西侧,一袭黑衣的少年跳上旁边的石块,借力跃过灰白围墙,直奔院落中心的房间.

  月光投在院落青灰色的地砖上,雪花掠过少年的双鬓,落在冰冷的地上却融化了.

  吱呀一声,少年小心翼翼地推门却还是发出了声音 .少年躬身抱拳端于身前,声音带着青春的味道却有些沙哑.

  “大人,事已办成.”

  窗边的身形动了动,似乎是转身面对着少年.黑暗中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

  “亲手交给他了?”

  “回大人,属下亲手交给他后,看着他拆开的.”

  回复他的是片刻沉默.少年不禁打了个寒战.然后他听到那个此时似乎有丝愠火却十分冰冷的声音.

  “滚.”

  少年如蒙大赦,急忙退出房间.蹑手蹑脚地闭上房门,施展轻功隐没在夜幕中.

  而那房间里的人还站在那里.双手交叠在身后,那人蓦地握紧了拳头.月影透过纸窗映在那人身上.玄色长袍上是方形的光影.

  “呵.”

  低沉的男声轻嗤一声,紧接着是一阵狂笑.

  “你恨我吗?恨我吧……哈哈哈哈……以你那点心思能知道什么?一直以来不都是我……我在为你考虑啊!可你听过吗?!你听进去过吗?!”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说着说着,男人扯开嗓子嘶吼起来.泪水顺着面颊滑落,流进那件玄色衣袍中消失不见.

  “事到如今.”男人的声音顿了顿,“你若未遭此劫,怕也命不久矣.”      

  男人点燃了红木书桌上的一盏油灯.灯盏是青铜的,一条青龙盘踞其上,眼神坚毅而勇猛.男人眯眼看着那盏灯.陷入了回忆.

  北宋宣和二年.

  京城内某处酒楼,身着玄色长袍的少年屈指叩桌,另一桌的少年勾勾嘴角,两步来到玄衣少年桌前,直接坐在了人对面.

  “咳,这个,”玄衣少年将手中的青铜灯盏推到对面.“送你.”

  “哟?”少年盯着对面的人,似乎要把人看穿.玄衣少年面色僵硬,伸手将灯盏勾住就要收回这礼物.

  “等等.我可没说不要.多谢飞兄啊.”急忙制止对方的行为.无意中两人的手叠在了一起.玄衣少年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而对面的少年面颊有些发红,却是眼疾手快地接住被人带倒的灯盏.不幸的是,少年本想将灯盏放回桌面,却狠狠地撞上了桌面下端.玄衣少年看到这,忍俊不禁.也不那么拘谨了,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全然没有方才的尴尬.

  和煦的春风,混杂着某种情愫,吹拂过京城,也掠过那座酒楼.

  凛冽的风穿过纸窗下方的小孔灌进房间,吹灭了暖黄色的火光.也将男人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再次点燃了油灯,坐在一旁的木椅上.

  寒风离开了那间房,它翻过院子高高的大门,拂过上方的匾额.

  朱红色的木板上是有力的烫金字——相府.

  而在这偌大的临安城中,谁住在这座相府中?

  自然是当朝丞相,秦桧.

TBC

深夜更!

虽然没什么人看,但还是要说(*゚∀゚*)

由于我查到的资料是片面的,文中出现的时间轴和历史事件的错误还请不要在意( •̥́ ˍ •̀ू )

不过欢迎小窗指出!我会注意修正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