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城酒肆。

此坑是我开,周更使我栽。我发4,以后一定认真更新,看客老爷们原谅我……

【喻王】暮雪纷纷

♪新人写手文渣(ŐωŐ),英标

♪私设私设流.小学生文笔Q_Q

♪学霸王×(伪)学渣喻  

————————————————

#

  如果说学霸和学渣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那么王杰希和喻文州就是个例外.

  王杰希常年居于第一的位置,喻文州却落得个倒数第十.偏偏两人成为了朋友,吃饭一起去食堂,课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还总能搭上话,放学仍是一起回家.最凑巧的是,两人还住同一个小区.

  王杰希能和喻文州成为朋友.其实是有私心的.喻文州人长得清秀,鼻子高挺,那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蕴藏着闪烁的星辰.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的声音,不,喻文州这个人,像燃着的一块沉香,散发着迷人的香气.然而沉香总有一天会燃尽,王杰希也担心喻文州有一天会消失,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关于他的心意,他只字未提,也不敢提.一是到了初三时间紧张,何况喻文州不像他那样轻松.二来……喻文州应该不喜欢男人,他不想喻文州因此而恶心他,远离他.所以他把感情藏在心底,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呆在喻文州身边.能陪他走多久便走多久.

  进入初三的第三个月就开始模考了.B大附中对此重视得很,总共就那么两百多人,还要排考号,分考场.

  王杰希在A试场,喻文州在B试场.


#

  冬天的风如影随形,将寒意往人的领口里灌.教室里闷闷的,学生们埋头奋笔疾书,拼命赶上即将打响的下考铃声.

  A班考场中的王杰希坐在靠门口的位置,他早就停了笔,当然,不是放弃答题.王杰希完成了最后一次检查,单手支着腮帮.B班考场在A班对面,门是大敞着的.王杰希的目光最终落在那里面.

  “叮——”清脆的电铃急促而有力,监考老师们收了卷子便扬长而去.考生们从考场中蜂拥而出,一时间走廊像市中心那般拥挤喧闹.

  “最后一道题你答案多少?”

  “99√3-34.我听那谁说的.反正我肯定算错了.”

  B试场的人都挤了出去,唯独喻文州不紧不慢的.他把教室里的桌子都对齐摆好,然后回到自己桌前,拉开文具袋把放在桌角的准考证放了进去.喻文州把文具袋的手环捏在手里,拍了拍站在门口的王杰希.“学霸大大,考试的时候看哪儿呢?”

  王杰希跟着喻文州并排走出试场,“看你啊.”王杰希向喻文州提过,说他写字的时候特帅.喻文州只是好笑地侃他两句,也没多想什么.

  突然有人从后面冲了过来,正好撞在了王杰希身上.那人说了声抱歉就挤进了前面的人群,可王杰希凑巧不巧地碰上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王杰希连忙给他道歉,“刚那人撞到我,抱歉啊.没事?”喻文州没多说什么,握住了王杰希的手.王杰希的手到冬天就热乎不起来,这会被喻文州牵着,倒是挺暖和的.

  王杰希不太明白身边人的意图,偏头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却没看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喻文州真好看啊,他想.

  #

  那次牵手之后,两人心有灵犀地谁都没再提起.

  考试成绩出来了,王杰希仍旧第一,喻文州却升到了第十.喻文州当天受到了来自各科老师的表扬,以及同学的瞩目与赞叹.

  “恭喜啊文州.”王杰希戳了戳喻文州的后背.“嗯.没什么.你还是第一呢.”喻文州只是稍微把身子向后倾,没有转过来.那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喻文州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完全不见人影.下午王杰希问起,他也只是随便敷衍了两句.王杰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老师宣布了为期一周的寒假开始后就离开了教室.王杰希看到坐在前面的人走到一个女生桌旁.那女生好像叫唐熙来着.王杰希鬼使神差地跟着走了过去.喻文州却像是心有灵犀般地转过身来.“杰希,跟你说个事.我和唐熙在一起了.”唐熙仰头看着王杰希,微微偏了一下脑袋,扬起嘴角.“不好意思啊,学霸.文州被我占用了.”

  文州……叫得这么亲密.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王杰希庆幸这一星期假期的存在.

#

  寒假过后,下了一场大雪.那雪下得真大,肉眼可辨大小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地面白茫茫一片,停在路边的车上盖了一层厚厚的雪.

  贪玩是孩子的天性.仅仅十分钟的课间,也要出去玩玩雪,哪怕只抓一把也好.一周调休后就立即投入学习的初三学生,在此时自然是显得异常激动,仿佛一刀斩断了紧绷的弦.

  教室里没剩几个人,王杰希和喻文州都在.王杰希环视了一周,唐熙不在.他用笔戳了一下前面那张脊柱突起的背.“唐熙下去玩了,不跟她一起?”喻文州闻言转过身,王杰希看见他漂亮的眼尾上挑,笑得意味不明.“怎么比我还关注唐熙呢?”

  “爱去不去啊你.到时候别怪人家妹子甩了你.”

  “噗嗤.杰希,我俩分了.”

  “为什么啊?你俩才多久?!……而且我看你还挺乐呵.”

  喻文州没回答他,还是笑看着他.王杰希觉得心里发毛.

   “中午吃完饭去玩雪吧.”

   “行.”话音刚落,电铃就响了,学生们吵吵嚷嚷地拥进教室.王杰希只看到喻文州嘴巴动了动,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

  午饭后,喻文州真的拉着王杰希到操场上玩雪去了.操场上人还挺多,他们倒不显得突兀.王杰希正考虑着该如何开始,他的脸颊便受到了袭击.“愣着干什么呢?让我堆雪人啊?”这人当然是喻文州.王杰希蹲下身,随手抓了一把雪,拳头握紧把散雪捏成球,就朝着喻文州身上砸.

  喻文州早做好了准备,向旁边一跳.雪球堪堪擦过他的肩膀.“身手见长啊,文州.”王杰希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他身后恰好有一尊刚堆好的雪人.

  “对不住咯.”王杰希从雪人头顶上搓下来一块揉成团,朝喻文州扔去.喻文州这回没躲开,被砸了个正着.雪球砸在羽绒服上,散成了雪粒和散片的雪花.喻文州从身上就地取材,跑到王杰希身后,直接往他领口里塞.

  “哎哟喂,喻文州你怎么这么狠呢.嘶——”王杰希居然没躲开,硬生生地让冰冷落入自己的衣服.喻文州搓了搓冻红的双手,冲着王杰希笑了起来.

  此时王杰希的样子确实挺滑稽,像是被塞进了只小刺猬,他一只手伸进领子,把雪花向外拨.

  其实也没那么多雪让他倒.喻文州想着,他走到王杰希身后,把他的手拉下来,“我帮你.”王杰希感觉颈后一凉.他听到喻文州强忍笑意的声音,“再加点让你忙活.”王杰希转过身,提膝在得意的喻文州肚子上顶了一下,喻文州一个没注意向后倒去.王杰希急忙拽住了他的胳膊,力气稍大两人的距离近了不少.他清晰地看见喻文州的笑脸,他的眼角似乎要飞起来了.

   他怎么那么得意啊.王杰希心想.全然忘了自己正扯着人家的胳膊和他近距离接触呢.

  “得意你也喜欢我啊.”喻文州突然开口.

  “说什么呢你?!”这一开口可是把王杰希惊醒了,他连忙放开了喻文州的手臂,向后退了一步.

  “这都快毕业了,我还指望着你亲口跟我告白呢.”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的一番话把他心脏病都吓出来了.“你在这儿胡扯什么呢.”

  “傻啊你.你见过哪个学渣没事跟学霸玩吗.”

   ……有道理哦.

  “那……”

  “唐熙是吗?”喻文州摸了摸鼻子.

  “嗯.你怎么解释.”

  “学霸大大,快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智商都送给我了吧.”

  “别岔开话题.”

  “好好好.”喻文州拍了拍王杰希肩膀,“刺激你的.”

  午自习的铃声叮叮咚咚地打响,喻文州揽过还一头雾水的人,“走了,上课.”

  那天之后,不只是喻文州突幡然悔悟了还是王杰希的学霸效应,中考前的所有模拟考试,喻文州都保持在班级前五.

#

  夏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进考场,白色的试卷上光影斑驳.下考信号发出,学生皆是一副如释负重的表情.

  喻文州找到王杰希,揽过他的肩膀,“杰希,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

  “恋爱,

           谈不谈.”

End.


评论(1)

热度(10)